16.9

岁月,油茶

  • 编辑:党群部宣传科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9-18
  • 浏览数:1

       前些日子又看到了大厂工友一篇关于大厂油茶的文章,在工友们心中,大厂油茶似乎已经比肩恭城油茶,成为了地方名小吃,成为了大厂名片。大厂油茶其实与恭城油茶有些渊源,正如同恭城油茶的那句谚语“恭城油茶喷喷香,既有茶叶又有姜”。大厂油茶,与广西全州、灌阳、恭城的油茶一样,是油茶,更是“姜茶”。

       大厂油茶和大厂的小伙伴们一样,伴随着平桂矿务局大厂锡矿、大厂矿务局、柳州华锡集团、广西华锡集团的风雨一路走来,也从一种驱瘴御寒的保健饮品华丽转身为餐饮食品,更成为小伙伴们呼朋唤友小聚的社交媒介,成为大厂人款待远方来客的宴席首选。油茶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由一剂醒神汤成了逍遥汤。

       恭城油茶的主要食材极为简单:谷雨茶、生姜、大蒜头,可添加亦可不加的花生米,简单捶打,加水煮沸之后就被称为醒神汤,让人消疲解乏。那是因为恭城油茶具有消食健胃、驱湿避瘴之功效,是世代居住在山区的瑶民根据山地潮湿,瘴气阴重的环境发明的一种保健饮品,其中的茶叶含有丰富的茶碱,起到全身调理的作用;生姜驱寒湿;大蒜消毒;花生米含有人体必需的三种微量元素,能够补充能量,让瑶民能够继续日复一日的艰苦劳作。

       听父辈们说,大厂初始建矿时的条件极为艰苦,豺狼出没,瘴气四溢,仅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与外界相连。谁曾料想,为了百废待兴的祖国腾飞,年轻共和国的一声召唤,父辈们从祖国的四面八方,从平桂水岩坝,从恭城栗木,来到了云贵高原边陲的山沟沟——大厂。好多人,来了,走了;好多人,来了,再也没有走……岁月轮回,斗转星移,一个多甲子的时光流逝,有过华锡人“锡都梦”的辉煌,也终于有了让我辈大厂人引以为豪,自成一脉的大厂油茶。父辈们若天上有灵,可曾闻到满城油茶香……

       一位原籍栗木的长辈告诉我,他们以前是把油茶当中药来喝的,前辈们初到大厂创业时,生活条件很艰苦,由于水土不服,不少人就患上各种疾病,加上当年缺医少药,交通不便,一些人便试着熬煮家乡的姜茶以祛病解乏。几块老姜,一撮茶叶,能找着的家什都可以熬煮。熬中药的瓦罐最好,喝水的搪瓷口盅也可,如果是煮饭的铁锅支起来也照煮不误。煮的是药,喝的是姜茶,慢慢的在大厂流传开来,这应当是大厂油茶的起源。随着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,医疗条件的逐步完善,药的功用慢慢隐身,饮食的功用一步步显现。吃五花肉打油茶,吃白切鸡打油茶,吃上不了宴席的狗肉也可以打油茶;家里打,街坊邻居打,油茶锅还支到了车间里……

       在品味这已经深入到大厂人骨髓中的饮品时,也能品出前辈大厂人艰苦打拼的历史。有时候我们品味一种食物,除了它的美味,还为了加深了解与这食物有关的历史。想起了关于恭城油茶的另一句谚语“油茶泡粥,吃了长肉”,这极简单的搭配,饱含了当地人民对艰苦生活的坚韧和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向往。

       岁月悠悠,沧海桑田。年轻共和国的召唤,大厂人开创了锡都的辉煌,民族复兴的“一带一路”驼铃声穿透千古时空,莽莽苍苍的桂西北,终于融入了北部湾浩瀚的波涛中,60多年历史的矿山,余味绵长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